<progress id="bgue4"></progress>

<rp id="bgue4"><object id="bgue4"><blockquote id="bgue4"></blockquote></object></rp>

    <tbody id="bgue4"><pre id="bgue4"></pre></tbody><th id="bgue4"></th>

  1. <button id="bgue4"><object id="bgue4"><input id="bgue4"></input></object></button>

    國產(chǎn)機床出海,中國從機床大國向機床強國邁進(jìn)
    2024-04-01 悉恩悉機床網(wǎng)



      根據 VDW(德國機床制造商協(xié)會(huì ))公布的數據,2022年中國已經(jīng)是全球最大的機床市場(chǎng),機床生產(chǎn)額和消費額在全球占比均為 32%,占比最高。2022 年機床產(chǎn)量top5國家為:中國、日本、德國、意大利、美國,CR5約為72%;機床消費top5國家為:中國、美國、意大利、德國、日本,CR5約為62%。



      從2009年開(kāi)始我國就已經(jīng)成為機床大國,對比日本德國等機床強國,我們還有幾個(gè)明顯的結構性差異:1、日德龍頭企業(yè)規模遠大于國內龍頭,全球前十大機床公司日本4家、德國4家、美國2家,我國機床企業(yè)市值基本都在百億以下;2、日德機床出口在生產(chǎn)中占比遠高于我國,2022 年日本、德國機床出口在生產(chǎn)額中占比分別達到 71.2%、72.6%,而我國只有23.24%。

      看全球機床產(chǎn)業(yè)變化,日本的崛起、美國的衰落、我國的崛起都是全球格局變化的重大事件,本文主要復盤(pán)全球機床格局變化的重大事件,觀(guān)察能否為我國機床行業(yè)的發(fā)展提供路徑指引。

      日本崛起與美國衰落幾乎同步,中國加入WTO后迅速崛起

      日本機床行業(yè)的發(fā)展與日本政府大力支持關(guān)系密切。早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,日本機床產(chǎn)業(yè)就迎來(lái)第一次擴張,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,1938年日本頒布了《機床制造事業(yè)法》,通過(guò)免稅、限制進(jìn)口、補貼等手段支持本國機床行業(yè)的發(fā)展,到二戰末期機床產(chǎn)值已經(jīng)到了6.73萬(wàn)臺/年。隨著(zhù)二戰結束,日本作為戰敗國撤走60萬(wàn)臺機床,限制年產(chǎn)量到1萬(wàn)臺,機床行業(yè)急劇萎縮,接近歸零。1945年-1955年日本機床行業(yè)之前日本機床行業(yè)的發(fā)展,主要依靠戰爭需求拉動(dòng),技術(shù)依靠仿制歐美機床得到了迅速提升。

      1955年-1970年日本機床行業(yè)隨著(zhù)朝鮮戰爭的爆發(fā)從蕭條中迅速走出,加之對外來(lái)廠(chǎng)商的限制和逆向開(kāi)發(fā)的補貼,日本機床產(chǎn)量迅速提升。我們總結日本在這一時(shí)期的政策支持:成立了日本機床協(xié)會(huì ),建立了進(jìn)口協(xié)會(huì ),與歐美企業(yè)進(jìn)行技術(shù)合作,這期間最為重要的是1956 年發(fā)布的《機械工業(yè)振興臨時(shí)措施法》(《機振法》)?!稒C振法》通過(guò)財政資金扶持,推動(dòng)設備更新,包括但不限于降低利息、延長(cháng)融資時(shí)間、放寬擔保條件等。在這一期間,全國機床企業(yè)的設備更換一新。

      1971年-1982年是日本機床反超的關(guān)鍵時(shí)期,1971年,日本實(shí)施《機電法》,旨在推動(dòng)機械工業(yè)與集成電子工業(yè)的融合,引導本國機床廠(chǎng)商投入數控機床的開(kāi)發(fā)與生產(chǎn)。1978年,進(jìn)一步頒布《機信法》,激勵技術(shù)創(chuàng )新,特別是在電子機械設備和軟件開(kāi)發(fā)領(lǐng)域,為日本機床產(chǎn)業(yè)的高端化進(jìn)程提供了加速契機。

      1982年-2009年,從1982年開(kāi)始日本機床產(chǎn)值超越美國,之后連續27年位居世界第一。全球機床格局在2009年又發(fā)生了一次重大變動(dòng),中國從2001年加入WTO開(kāi)始迅速崛起,2009年超越日本、德國,成為機床產(chǎn)值世界第一。受金融危機影響排在第三,之后受到 2008 年下半年開(kāi)始的經(jīng)濟減速影響較大,排在中國和德國之后位居第三。此后,得益于以中國為代表的新興國家旺盛的設備投資需求,2010 年超過(guò)德國恢復到第 2 位。



      2009年之后,全球機床行業(yè)格局經(jīng)歷了顯著(zhù)變化。盡管受到了金融危機的影響,日本機床產(chǎn)值在消費電子領(lǐng)域和中國等新興市場(chǎng)的設備投資需求的推動(dòng)下有所回升。然而,2019年的中美貿易沖突和2020年的新冠疫情再次使日本機床產(chǎn)值出現下滑。在隨后的幾年中,盡管海外訂單受到挑戰,但到2022年亞洲和北美市場(chǎng)的訂單量創(chuàng )出新高。進(jìn)入2023年,由于中國經(jīng)濟增速的放緩,亞洲市場(chǎng)的訂單出現下降,顯示出全球機床行業(yè)正在適應經(jīng)濟環(huán)境和市場(chǎng)需求的新變化。

      日本為什么能夠實(shí)現反超,美國為什么會(huì )衰落

      我們可以看到日本的機床行業(yè)的反超和美國機床行業(yè)的衰落都發(fā)生在上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,造成這種現象有著(zhù)社會(huì )、政治、經(jīng)濟、政策、技術(shù)等等多方面的原因,我們總結主要有4點(diǎn)造成了日本在全球產(chǎn)業(yè)的轉移中反超美國:



      1、數控機床技術(shù)使得日本與歐美機床強國技術(shù)重新在同一起跑線(xiàn):

      在數控技術(shù)出現之前,歐美傳統機床強國憑借多年發(fā)展積累的經(jīng)驗在精密制造領(lǐng)域始終有著(zhù)領(lǐng)先優(yōu)勢,日本更多是以追趕者的姿態(tài)引進(jìn)技術(shù),而數控技術(shù)的出現讓廠(chǎng)商重新站在同一起跑線(xiàn)。日本國內的企業(yè)都快速實(shí)現了數控化,并且向分布式數控系統、柔性制造系統等領(lǐng)域進(jìn)行延伸,在部分領(lǐng)域走在了世界前列。正處于高速成長(cháng)期的大隈鐵工所、山崎鐵工所、森精機第一時(shí)間采用數控技術(shù),改變了日本機床行業(yè)的競爭格局,讓池貝鐵工、新瀉鐵工所、日立精機等“二戰”前便興旺的大企業(yè)則于2000年以后走到了盡頭。

      2、日本在市場(chǎng)戰略方面專(zhuān)注低成本小型機床,美國制造商側重大型高端機床

      日本數控機床制造商在70年代初采用的市場(chǎng)策略是優(yōu)先生產(chǎn)小型、低成本、功能簡(jiǎn)單的車(chē)床,以刺激國內外中小企業(yè)的潛在需求,以占領(lǐng)廣大市場(chǎng)、獲取利潤為主要目標。這一策略不同于典型的美國制造商(包括部分歐洲制造商),后者側重于生產(chǎn)汽車(chē)、航空航天等領(lǐng)域價(jià)格昂貴的大型高端機床。

      3、日本相對美國在人才、人力成本、匯率等角度有優(yōu)勢

      日本在機床產(chǎn)業(yè)方面相對于美國具有顯著(zhù)優(yōu)勢,尤其在人才培養、勞動(dòng)力成本和匯率方面。1980年代,日本的勞動(dòng)力成本低于美國36%,機床制造成本也相應低23%,并在技術(shù)人才的培養上投入較多,特別是電子和電機工程專(zhuān)業(yè)。加之美元的升值導致美國制造成本上漲,限制了其在國際市場(chǎng)的競爭力。而日本早期對計算機技術(shù)的注重和投資,結合較低的勞動(dòng)力成本,為日本機床產(chǎn)業(yè)的技術(shù)創(chuàng )新和市場(chǎng)優(yōu)勢奠定了堅實(shí)的基礎。

      4、日本汽車(chē)工業(yè)的發(fā)達帶動(dòng)作用明顯

      日本汽車(chē)產(chǎn)業(yè)的快速發(fā)展在1975到2001年間顯著(zhù)帶動(dòng)了國內機床產(chǎn)業(yè)的增長(cháng)和技術(shù)創(chuàng )新。隨著(zhù)1983年日本汽車(chē)產(chǎn)量全球領(lǐng)先,相關(guān)的機床技術(shù)需求也隨之提升,促進(jìn)了包括柔性制造系統(FMS)在內的關(guān)鍵技術(shù)突破。此外,汽車(chē)工業(yè)在東京、大阪、名古屋等地形成的制造業(yè)集群為機床行業(yè)提供了強大的市場(chǎng)需求和創(chuàng )新動(dòng)力,從而推動(dòng)了日本機床產(chǎn)業(yè)的全球領(lǐng)先地位。

      我國機床行業(yè)大而不強,大規模設備更新+出?;蚴翘嵘翱?/span>

      我國機床行業(yè)雖然從加入WTO之后就迅速成為了全球最大的機床市場(chǎng),但是從沈陽(yáng)機床的歷程就能看出,我國走向機床強國的進(jìn)程甚至可以說(shuō)剛剛開(kāi)始。以沈陽(yáng)機床為代表的機床國企,在2001年之后的黃金十年似乎都遵循著(zhù)“先做大,再做強”的路徑,在技術(shù)進(jìn)步上希望通過(guò)并購一蹴而就,最終導致盲目擴張的眾多企業(yè)在周期波動(dòng)中轟然倒塌。沈陽(yáng)機床的衰落體現了機床行業(yè)的特殊性:

      1、不會(huì )受到成本紅利的太大影響,日本、德國、韓國、意大利等機床貿易順差國家,都不是低工資市場(chǎng),東南亞、墨西哥等近年制造業(yè)大力發(fā)展的國家都是貿易逆差國家。

      2、機床行業(yè)的政策要求很高,機床行業(yè)的技術(shù)積累是漫長(cháng)的過(guò)程,完全的市場(chǎng)化,很難引導出高端機床的制造,參考日本等國家的發(fā)展,日本政府對機床行業(yè)的引導和扶持在日本機床行業(yè)格局非常穩定之后才逐步退出,政府對于數控技術(shù)的大力引導促使日本機床數控化率從1955年的42.7%提升至1984年的95.1%,我國當前機床數控化率在45%左右,當前我國主要政策:2023年12月的中央經(jīng)濟工作會(huì )議提出的“推動(dòng)大規模設備更新”,機床企業(yè)“加計扣除”稅收減免,從這些政策可以看出與《機振法》有相似之處。



      從技術(shù)層面來(lái)講,日本遇到CNC技術(shù)出現的契機,現今智能化、AI技術(shù)的出現同樣有著(zhù)改變制造業(yè)的潛力,雖然我國機床市場(chǎng)已經(jīng)非常龐大,從技術(shù)大升級角度尋找增量有一定難度,但是機床行業(yè)技術(shù)投入向來(lái)是前瞻性且高成本的。

      從出海層面來(lái)講,可以參考日本機床產(chǎn)業(yè)和汽車(chē)產(chǎn)業(yè)的互相成就,70-90年代是日本汽車(chē)行業(yè)的爆發(fā)期,汽車(chē)工業(yè)是日本機床需求的主要來(lái)源。2023年我國已經(jīng)超越日本,成為汽車(chē)出口第一大國,由此帶來(lái)的機床出海結構性機會(huì )越發(fā)明顯。

      從政策層面來(lái)講,“大規模設備更新”“加計扣除”與日本《機振法》如出一轍,鼓勵機床企業(yè)研發(fā)投入,政策推動(dòng)設備更新,提高整體數控化率。

    來(lái)源:新財富產(chǎn)業(yè)研究院

    悉恩悉機床網(wǎng)總機:0371-56767678
    郵箱:
    info@cncjichuang.com
    1011061863@qq.com
    備案號:豫ICP備16022988號-1
    可信網(wǎng)站身份驗證
    工商局電子營(yíng)業(yè)執照
    暴恐音視頻舉報
    銀聯(lián)特約商戶(hù)
    網(wǎng)絡(luò )社會(huì )征信網(wǎng)
    公共信息安全網(wǎng)絡(luò )監察
    獲取更多服務(wù),請掃描微信公眾號
    微信公眾號

    国产极品粉嫩馒头一线天免费